沧州高中生在校坠楼几天后,其母被班级群移出了群聊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9-04 14:15

 8月26日,是全国大多数中小学开学的日子。可是,河北沧州献县的及玉梅(化名)却仍沉浸在悲痛中,她即将读高三的儿子杨桂某于8月20晚在学校坠楼,两天后在医院不治身亡。

“你说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呢,这一个月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及玉梅哭诉着自己心中的不解。对于这起发生在暑假补课期间的校园悲剧,津云新闻记者来到献县进行了走访调查。

一所管理严格的私立中学

献县是河北省沧州市下辖县,杨桂某就读学校为献县求是学校,是一所刚创办不久的私立学校。正常的话,开学后杨桂某开始读高三,明年将参加高考。

学校一个家长群内的信息显示,有关老师曾于坠楼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即21日发出紧急通知,高三学生于当日上午十一点放假,要求家长安排好时间接孩子,并通知8月26日上午七点半返校入班。

但27日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学校后发现,该校并未开学。据了解,学校后来将开学时间推迟到了9月1日,而这个调整是否因为几天前的学生坠楼事故而做出,工作人员和一位老师都予以否认。

沧州高中生在校坠楼几天后,其母被班级群移出了群聊

记者从一位家长那里获悉,按照正常的教学计划,求是学校高三于今年7月24日开始补课,8月24日学生放假回家,休息一天后,8月26日正常开学上课。意外的学生坠楼事故,将这一切都打乱了。

课程安排显示了求是学校封闭式教学的严格和紧凑,该校今年放暑假的时间是7月18日,仅仅五天后,就开始了假期补课。

在求是学校大门内,“慵懒懈怠请走别路 不思进取莫入此门”的标语非常醒目,营造了一种紧张感。而附近一位居民表示,这个学校管理非常严格,“学生吃饭时间都要求多少分钟完成,就是应试教育,学的衡水中学那一套”。

沧州高中生在校坠楼几天后,其母被班级群移出了群聊

另一位居民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不过说的更为具体, “这个学校老师们都特别年轻,时间卡的很紧,一心只想要出成绩,根本不会管学生,有些学生被逼得宁可没学上也不在这所学校上,有的开学就有受不了不想上的。”

一位求是学校的老师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学校管理确实非常严格,“但我们严格都是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前途,没有别的私心。”

老实孩子 “自主坠楼” 原因成谜

及玉梅告诉记者,儿子杨桂某虽然不是尖子生,但成绩也算的上是中上游,“班上70多人,上次他考了15名,数学成绩尤其好,经常考140多分。”

沧州高中生在校坠楼几天后,其母被班级群移出了群聊

能有多大的事,能让杨桂某走到跳楼这一步?是学习的压力,是早恋等感情问题,还是有其他心理状况?几天来,母亲及玉梅一直无法理解儿子的动机。

家人从警方那里获悉,经调查,杨桂某系自主坠楼,事发前没有发生打斗以及和老师同学的矛盾等情况,而警方掌握的杨桂某的一些文字资料显示,其在文字中透露出了轻生倾向。

及玉梅还告诉记者,上学期有一次放假,儿子曾告诉自己在学校被班主任骂了。具体情况为,因为杨桂某数学成绩比较好,一位同学为了让杨桂某平时可以带一下自己,想调到与其相邻的座位,杨桂某在宿舍向班主任老师提起此事,被班主任骂了一次,“骂得很难听”。但及玉梅和爱人杨某都开导儿子,说老师是为了你好。目前信息显示,杨桂某并不像是因为这次被骂在心理产生什么问题而选择坠楼。

及玉梅夫妇在献县一个镇上经营脚手架加工作坊,有三个孩子,杨桂某是唯一的男孩。家人对杨桂某的评价是:老实,不爱说话,平时总笑呵呵的。“几乎从来没打过骂过他”,及玉梅说。

杨桂某的姐姐联系其同班同学后得知,在事发前几天,杨桂某出现了不认真听讲、课堂上趴着睡觉的情况,但下课后和大家一起正常玩耍,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但班级一位老师则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不大可能,他(杨桂某)坐在第一排,如果老趴着睡觉,那么多老师都会发现的,不可能不管的。”

及玉梅仍然认为,学校特别是班主任等老师应该对杨桂某的异常表现有所觉察,及时和家长沟通,“孩子在学校一待就是一个月,没有手机和家里联系,我们家长想尽到监管责任也够不着啊!”

据了解,事发时,杨桂某的班主任李老师轮休,由另一位老师代理照管杨桂某的班级。那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儿子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作为班主任老师不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吗?事发后几天内,及玉梅多次电话和微信联系班主任和代理老师,二人都没有回应。

几天后,在没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及玉梅被儿子所在的班级家长群移出了群聊。

收费补课 曾有“前科”

杨桂某坠楼事发于求是学校暑假补课期间,而对于教育部门明令禁止的假期收费补课,求是学校似乎算是“早有前科”。今年上半年,有群众向河北省当地媒体的阳光理政栏目举报献县求是学校强制收取补课费的情况,称正月初六到正月十四,不到十天时间就每人收取补课费1000元。献县教体局调查后回复表示,求是学校并非收费补课,而是因为学校食堂等设施要在暑假期间有三个月的改造和维修,因此安排提前10天开学,“都是上的新课”,且收的1000元不是补课费,而是伙食费。

既然暑假要改造食堂等设施,且长达三个月,按理说这三个月期间学校是无法正常使用的,那为何杨桂某等高三学生仅仅放了5天假,就返校补课,且缴纳补课费1000元?学校的做法和教体局的回应显然是自相矛盾的。

对于补课的情况以及杨桂某坠楼相关案情,记者提出采访求是学校相关负责人,但工作人员表示放假期间负责人都不在,想了解情况可以到公安机关那里。而记者联系辖区派出所,被告知事件目前仍在调查,不方便透露具体情况。

事发至今,及玉梅和家人都没有看到事发的监控视频,且被告知,杨桂某班级所在的五楼和班里没有监控,其他位置的监控也只能看到教学楼一楼和二楼室外的情况。

家属表示,儿子所在的五楼窗户并没有护栏,存在安全隐患。一位老师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学校有安全隐患。

事发后,学校有关负责人曾向杨家人透露过献县某县领导为求是学校股东的情况,且对杨家的诉求表现冷漠。不过,家属后来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学校最近主动联系当地政府,表示愿意承担相应责任,促进事情的解决。

杨桂某坠楼悲剧,至今仍有诸多疑问待解,津云新闻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