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命案嫌疑人当庭翻供 涉嫌杀害3人后潜逃20年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8-17 13:40

 鄂尔多斯三人死亡命案发生21年后,今日(8月16日)9时,嫌疑人李海成在鄂尔多斯中级法院受审。

新京报记者从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公安分局获悉,李海成涉嫌杀害东胜区(原伊克昭盟东胜市)女教师杨枫(化名)及其8岁的女儿和小姑子。因当时案发现场勘查条件差,此案多年来悬而未破。

2018年4月17日,一具无名男尸的生物检材与命案现场的证据比对成功。经过警方多方排查,最终,李海成被确定为此案的重大嫌疑人。

据李海成供述,当年,他因为赌博输钱找杨枫借款被拒,便将杨枫等三人杀害。新京报记者从警方获取的资料显示,案发后的20年里,李海成整晚失眠,脱发严重,常用酒精麻醉自己,为避免说梦话暴露,他甚至与妻子分居。

今日(8月16日)14时44分,新京报记者从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宣传科了解到,开庭审理过程中,李海成当庭翻供,称自己与本案无关。目前,庭审仍在进行。

 

鄂尔多斯命案嫌疑人当庭翻供 涉嫌杀害3人后潜逃20年

 

 

李海成指认作案现场。图片来源:东胜区公安分局

三人被害 受限勘查条件多年未破案

命案发生在21年前。

1998年9月2日、3日,东胜区(原伊克昭盟东胜市)女教师杨枫,两天没去上班。杨枫作为班主任,此前从来没有迟到、早退过。弟弟杨名(化名)觉得蹊跷,9月3日中午,便来到姐姐家中找她。

“进屋后一看,就发现了现场。他的外甥女在卫生间的浴缸里,早就没气了。他的姐姐也在那趴着。”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杰接受央视采访时,提到了杨名进屋后看到的场景。

当天中午,杨名报警,警方随即封锁现场并开展侦查。死者中,除了32岁的杨枫和其8岁的女儿外,还有杨枫的小姑子——20岁的程丽。三人被发现时,双手和颈部被凶手用铁丝捆绑。

新京报记者从东胜区公安分局了解到,死者杨枫系一名英语教师,平日作风严谨、与人为善,对待学生耐心、温和,而程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谁与她们有天大的仇恨,连8岁的孩子也不放过?”这个疑问,始终萦绕在办案人员的脑海中。

新京报记者从东胜区公安分局获悉,这起案件被害人数之多、凶手作案手段之残忍,为东胜区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首起。当地居民一片恐慌,各种猜测纷至沓来,甚至有谣言称受害人亲属雇凶杀人,给警方和被害人的家属造成很大的压力。

时任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刑侦大队技术室工程师道尔基,根据案发现场提取的鞋印分析,案犯步态稍外展,体态应为中等偏瘦,身高约在1.7米,年龄应在27岁至32岁之间。

另据警方侦查,案发当天下午,杨枫的一张存折被提取现金10100元。储蓄所工作人员向警方回忆,当天17时许,一名身高约1.70米的男子来取过款,年龄在30岁左右,穿着整齐,取款时较为急切。民警分析,该案图财害命的可能性较大,且求财心切。但是,此案中三名受害人同时被害,年仅八岁的女童也惨遭戕害,手段之残忍又不排除仇杀或情杀泄愤动机。

由于当时案发现场勘查条件差,此案多年来悬而未破。专案组民警查访周边,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虽开展了多方侦查,但案件一直陷入困境。

无名男尸成破案线索

新京报记者从东胜区公安分局获取的案件资料显示,为侦破这起公安部挂牌督办疑难大案,2017年10月底,新任东胜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奇景阳提出,“在运用刑事侦查新技术的同时,结合传统摸排手段全力攻坚。”

2018年4月25日,案件出现转机。东胜区警方将此案数据录入全国技术信息库比对时,电脑显示有关联信息。比对结果显示,2011年6月26日,包头市九原区一具无名男尸的生物检材,与东胜区“1998.9.2”命案现场提取DNA物证具有关联性。

无名男尸现场位于包头市大青山一个天然形成的山谷之内,死者身上除了一把黑色电工刀和一个打火机外,别无他物。此外,尸身高度腐败,完全没有条件辨识。根据包头市警方提供的情况,该具无名男尸基本排除他杀,可能系服毒自杀人员。

民警分析,无名男尸生物检材与“1998.9.2”命案现场提取的DNA物证具有一定匹配性,因此,“1998.9.2”命案的案犯可能系内蒙古人。同时,侦查民警发现,该无名男尸的前门牙具有北方“瓜子牙”的特征。所谓“瓜子牙”,是由于长时间用牙齿一个部位嗑葵花子等食品,牙上形成一个凹槽。

葵花子是向日葵的种子,我国的向日葵生产主要集中于北方,内蒙古自治区是最大的生产区,产量约占全国的40%,而巴彦淖尔市因土壤、日照等自然条件优越,又是内蒙古自治区最大的葵花生产加工出口基地,当地居民大多自小喜爱嗑瓜子,这个生活习惯导致很多人都有“瓜子牙”。

据此,侦查民警建议,将巴彦淖尔市列为排查区域的重中之重,同时以包头市无名男尸现场为圆点,辐射延伸至呼和浩特市、巴彦淖尔市、鄂尔多斯市等周边地区。

经过大海捞针式的排查,2018年6月1日,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李海成兄弟三人,进入警方视线。

新京报记者从东胜区公安分局获取的案件资料显示,经过刑事技术侦查,李海成的哥哥、弟弟均被排除嫌疑。6月7日6时,经过技术比对,李海成最终被锁定为此案重大犯罪嫌疑人。

专案组将当年命案现场证据,输入相关计算机数据库进行比对,刑事科学实验鉴定室再次确认结果:李海成就是“1998.9.2”命案的重大犯罪嫌疑人。当日12时许,警方在达拉特旗十一中学附近,将李海成抓获。

为避免说梦话暴露,与妻子分居

新京报记者从东胜区公安分局获悉,李海成于1967年7月26日出生,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人。小学毕业后,他在家务农多年,后来蹬过四轮车、当过兵、干过司机,还开过公司。51岁的李海成被警方抓获时,儿女双全,家境富裕。

一名接触过李海成的当地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得知李海成涉嫌杀人被抓后,大家都很惊讶。在人们的印象中,李海成家里经济情况不错,平时待人也挺热情,无法想象他是当年制造鄂尔多斯命案的嫌疑人。该人士提到,李海成的家属对此案件一无所知。

李海成被抓次日,警方开展了审讯。新京报记者从东胜区公安分局获悉,无论在押解途中,还是在东胜警方讯问室内,李海成始终低头保持沉默、不发一言,异乎寻常的沉静。

直到6月8日14时许,李海成终于供述了其于1998年9月2日故意杀害杨枫等三人的犯罪事实。

据李海成交代,1998年9月2日,他与朋友相约打麻将,其间赌输了1800多元,借了800元还款后,尚欠1000元,于是他将自己的BP机抵押了出去。

为了筹钱赎回BP机,李海成想到了被害人杨枫的丈夫程力(化名)。当时,程力是一家知名公司的驻外工作人员,经济条件宽裕。另外,他与李海成的哥哥是同学。于是,李海成凭着此前记忆,来到了受害人杨枫居住的小区。

据李海成供述,当时,杨枫拒绝借钱,二人为此发生不快。他借着酒劲将杨枫杀害,为了灭口,又将在家的程丽和年仅8岁的女孩一同杀死。作案之后,李海成拿走存折以及存折内留有的密码,于当日下午在储蓄所内取款10100元,次日逃离东胜。

据东胜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在这20年里,李海成整晚整晚的失眠,他脱发严重,常用酒精麻醉自己,甚至为避免说梦话暴露而与妻子分居。他在看守所悔罪时写道:善恶有报,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我这个罪人陪(赔)命来了。

据鄂尔多斯中级法院消息,今日9时,被告人李海成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一案在该院开庭审理。今日14时44分,新京报记者从鄂尔多斯中级法院宣传部门获悉,李海成当庭翻供,称自己与本案无关。目前,案件正在审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