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毒枭从缅甸被押回国自述:在那里混的都是人渣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29 13:43

 “在那里混的我们,都是人渣。”阿萍坐在浙江宁海看守所的铁栏杆后面,说起在缅北醉生梦死的日子,幽幽地说了一句。

从缅甸被抓回国,在宁海十几天了,她一出来身上还是一股浓浓的麻古味儿。

民警说,一闻就知道是吸毒的,洗澡都洗不掉。

阿萍在缅北混了也十几年了,什么叫混呢,每天睡到下午起床,然后去赌场,一屁股坐在捕鱼机前面。赌赢了,就拿着钱出门左拐买一包毒品。赌输了,就把出门右拐,把毒品卖掉,换成钱接着赌。

女毒枭从缅甸被押回国自述:在那里混的都是人渣

1】缅北阿萍

阿萍原来也是正经人家的老婆,20多年前离婚后,不知咋搞的,就成了混社会的女人。

“大概是因为空虚吧。”

她碰了赌以后,就从安徽淮南的老家到了缅甸;在那里四五年后,曾经遇到一个河南籍的中国男人,对她不错。她就跟着这个男人回了河南,过了一段安稳的日子。

但是,婆媳关系可能是天下最难处的关系,阿萍受不了这个气,就又独自回到了缅北。

在佤邦的赌场里,她结识了两个好闺蜜,一个是阿涵,一个叫岩丽。

她们都一样,左手是赌,右手是毒。

阿涵是浙江宁海人,一开始是岩丽的老公的下线,经常从宁海“叫货”,后来也问阿萍拿货。

阿萍每次接到要货的电话,就拿赌赢的钱买了毒品,找“马帮”给弄到边境,进入中国云南,然后塞在快递里寄到全国各地。

岩丽的老公也是一样的,虽然出生在缅甸,但是在国内有很多下线,一层一层,全国都有。

他们说,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怪不得阿萍会觉得,在这里混的“他们”都是人渣。

2】那人有枪

阿涵是2018年12月底被宁海的缉毒民警盯上的。

2018年12月,宁海公安最早发现这张网络上的一个点,是一个毒贩阿林,他是宁海力洋镇人。

在公安严厉打击犯罪下,要搞毒品也挺困难,所以瘾君子也舍不得跟人分享了,都是悄不做声偷偷吸掉的。不敢在家吸的,还得夜半人静时分溜到旷野之处,找个没人的角落。

这样子,真的是惶惶如丧家之犬。

当时,宁海缉毒民警就从吸毒的人这里摸到了毒贩阿林,摸着摸着发现了一张初级的贩毒网,这些底层的毒贩有的在宁海前童镇,有的在力洋镇,有的在长街镇,可以算是割据一方。

2018年12月29日凌晨,宁海公安搞了第一次冬季扫毒的收网行动,凌晨5点动的手。

专案组民警戴永杰代号“D狼”,他告诉我们,当时已经摸到了一个毒贩,东北人,人高马壮的,还知道他有枪。

冬季扫毒那天,派出所民警、缉毒警、特警等等,组成一支支突击小队,埋伏在各个窝点外面,等着喜欢熬夜的吸毒者们纷纷入睡,一直熬到黎明前最黑暗的5点多,破门进去,干脆利落端掉了好几个窝点。

那个东北大汉“阿东”,果然有枪,有子弹,超危险的。

只是枪没来得及摸出来,人就被警察死死按在床上铐起来了。

女毒枭从缅甸被押回国自述:在那里混的都是人渣

3】茶叶和鲜花饼

初战告捷,缴获冰毒470克、大麻3克、麻黄素111颗。

“阿东”就算不交代,物证也是明摆着的。他的上家在云南那儿,因为警察们缴获的快递盒子上,清清楚楚写着是从云南景洪来的。

虽然收件人姓名电话是假的,发件人姓名电话也是假的,但是物流信息是真的啊。

然后缴获的毒品呢,包装成啥样子的都有。

藏在茶叶袋子里的,藏在茶叶礼盒里面的,塞在云南特产鲜花饼里面的……他们还摸索了独特的技巧,用来逃避邮包检测。

这不光是云南有人在做这个把毒品改头换面重新包装的事儿,这是很专业的“马帮”在干活啊。

专案组分析,继续顺藤摸瓜的话,摸下去极有可能摸到国外去,摸到缅甸的跨国贩毒网络上。

经过谨慎分析,严谨上报,一直报到公安部,被确定为“2019-7号”目标案件。

宁海公安成立了由副县长、公安局长李铭胜任组长的专案组,抽调了禁毒、刑侦、网警和跃龙派出所、桃源派出所等多个单位的精干警力合成作战。

女毒枭从缅甸被押回国自述:在那里混的都是人渣

4】人间蒸发

宁海公安在云南景洪、普洱等地暗中调查了很久,必须想办法把人抓回来,把贩毒网络打掉。

宁海在海边,云南在内陆。

李大队长说,在云南他都不用穿外出的鞋,因为天天在宾馆里穿拖鞋啊。作为外地人,出现在那里实在是太惹眼了。只能躲在宾馆里出谋划策,分析情报,请云南景洪的公安帮忙一起侦查。他们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时才敢出击。

就这么天天吃外卖,李一群大队长居然瘦了几十斤!

最要命的是,小心经营几个月了,2019年4月,宁海缉毒警察跟着的毒贩突然人间蒸发了!

他们几经打听才知道,就是他们追踪的这批在景洪对毒品进行优化包装,利用快递运输至浙江宁波、河北、重庆,或运输至湖北天门等地作为中转站,再将毒品运至浙江宁波等地的毒贩,原来不止被宁海警方盯着,还有其他地方的警察也在关注呢。

就这么突然,湖北警方把他们给抓了,连人带货都截走了,然后他们的上家也立刻消失了,电话号码也一夜之间变成了空号。

同行的葛钢坚副大队长本来就失眠,这下子也轻了十多斤!怪不得我们采访的时候,他看上去总是极为疲惫的样子。

女毒枭从缅甸被押回国自述:在那里混的都是人渣女毒枭从缅甸被押回国自述:在那里混的都是人渣

(图:公安缴获的藏在茶叶袋子里的冰毒,每包都是整公斤的)

5】重连线索

放弃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危机危机,危中有机。

因为公安缉毒警的打击,毒贩的路子断掉了。宁海的阿涵着急了,她原先是问岩丽的老公进货的,货没了,岩丽的老公联系不上了,她就决定亲自到云南和缅甸来找货源。

她在这个时候找上了阿萍。

原来岩丽的老公很严厉,每次都要款到发货。

阿涵发现阿萍对她要好得多,可以货到付款。

她们从缅北到浙江宁波宁海的贩毒之路重新连接上了,殊不知已经被警方全部查清楚了。

2019年6月3日第二次抓捕行动,宁海公安出动150余名警力,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全力配合下,于宁海、奉化、鄞州、象山以及缅甸小勐拉地区开展抓捕,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缴获冰毒1.6公斤、麻古600余粒。

6月5日,在缅甸小勐拉警局和云南景洪公安的大力支持下,在缅甸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阿萍并押解回国。

截止发稿,宁海公安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1名,其中21名犯罪嫌疑人因贩卖毒品罪被刑事拘留、30名违法嫌疑人因吸毒被治安拘留,缴获冰毒约6.6公斤,麻古600余粒及其他一批制毒物品。

2019年6月10日,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反恐专员刘跃进听说了宁海公安办的这个案子,说“一个县公安局能够牵头侦破如此大案,质量很高,应予表扬。”

但是李大队长和他的战友们并未停下脚步。

就在7月24日我写稿的时候,他告诉我,“今天又抓获了3人!即将押回宁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