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上还有一大滩血"合肥男主播直播时身亡,家人表态:不认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29 13:42

 35岁的孙俊(化名)是斗鱼直播的一名主播,7月20日早上,他被发现死在直播工作台上。

据悉,为了吸引更多粉丝,他在直播中常玩一种“转盘吃东西”的游戏,

转盘上写有啤酒、蜈蚣、壁虎、芥末等物品,转到哪个就吃或喝对应的东西。

其生前最后一次直播

是在7月18日19时53分。

图片

孙俊(化名)工作台旁边地上堆放着鸡蛋、啤酒等。(家属供图)

来自河北邢台的孙俊(化名)生前是斗鱼直播平台上的一名男主播。今年7月20日早上,他被发现“倒在”直播工作台上。据家属提供的事发现场照片显示,离世前,孙俊面前的电脑显示屏上依然显示着直播平台界面。

孙俊身亡后,

斗鱼直播平台方三名工作人员

与孙俊家人进行协商,

并起草了一份补偿方案,

但孙俊家人不认可该方案。

【家人讲述】

电脑屏幕显示直播界面

连日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持续关注此事。7月21日下午,孙俊的直播间里仍有粉丝前来留言。当天晚上7点不到,孙俊的直播间被关闭,粉丝群随之解散。

昨日,孙俊的家人向记者提供了事发时房屋内的照片。离世前,孙俊趴在直播工作台上,面前的电脑屏幕上依然显示着直播平台界面。

孙俊的妹妹孙丽(化名)告诉记者,哥哥孙俊在合肥市铜冠花园小区租住的房间有二三十平方米,房间既是直播工作室,也是住处,房间里还有一张床。“我们去收拾他房间的时候,桌子上还有一大滩血。”孙丽心痛地说。

图片

↑此前采访图片

解说协议到本月底期满

记者从孙俊家人处获悉,2017年7月31日,甲方“武汉斗鱼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和乙方孙俊签订了《解说合作协议》,合同履行期自2017年8月1日起至2019年7月31日止。

根据协议,乙方在按照协议的要求完全履行其义务且没有给甲方造成损失的情况下,甲方向乙方支付合作费用。

协议还显示,甲方愿意利用其自身优势为乙方提供合作平台,乙方愿意与甲方进行深度合作,在甲方指定的斗鱼平台进行独家解说。甲、乙双方为共同发展之目的,经平等友好协商,双方自愿于首页记载之日在武汉市东湖高新区签订协议。

图片

↑直播截图

【最新进展】

双方未能达成协商意见

昨日中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联系上孙丽得知:7月25日下午2点左右,斗鱼直播平台方曾派出三名工作人员前往北京与孙丽协商处理此事。第二日,对方就此事单方起草了一份补偿方案,但该方案相关内容和要求并未获得孙俊家人认同,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他们26日下午就离开了,他们起草的内容我们想拍下来,但未被允许。他们来北京找我们谈时,没有给我们留联系方式,连名片也没给我们。”孙丽无奈地说。

关于孙丽的说法,记者多次联系武汉斗鱼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但未能取得联系。截至昨晚发稿,记者仍未获得斗鱼直播平台的回应。

图片

↑本报资料图,非新闻图片

【律师观点】

家属可以起诉平台公司

就此事,北京大成(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郭青松表示,从法律角度而言,目前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与主播,尚无直接的法律条文对二者权利义务进行约束。因此主播身亡,平台是否需要承担相应侵权责任,存在不同意见。

郭律师认为,直播平台具有营利性,并与主播分享了打赏收益,理应对主播承担相应的安全提示和安全保障义务。在孙俊事件中,直播平台是否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需要法院判定。郭律师建议,家属可以和直播平台协商处理善后事宜;如协商不成,家属可以将平台背后的注册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损失,承担侵权责任等。

安徽承义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晨表示,孙俊生前是否与直播平台方存在劳动关系,是其家人在司法维权中需要注意确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