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立遗嘱房子给女儿,写下"留言"遭拒收 女儿:我就是她的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25 13:20

 一张“幸福留言卡”,一场幸福留言传递,预想中很温馨的一场仪式,却被母女俩同时拒绝,这是为什么呢?

今年1月,广东的陈阿姨到中华遗嘱库登记保管遗嘱。她还为女儿郑小娟(化名)写下一张幸福留言卡,注明半年后提取。如今,到提取时间了。考虑到陈阿姨尚健在,中华遗嘱库广东第一登记中心的工作人员打算为母女举办一场“幸福留言”传递仪式。没想到,这个美好的愿望被母女两人同时拒绝,两人还都满怀委屈,着实令人意外。

1

妈妈留言给女儿盼多探望

72岁的陈阿姨和老伴郑叔叔共有两个孩子,除了郑小娟还有一个儿子。陈阿姨退休前为管理人员,郑叔叔为老师,两人经过多年打拼,在广州市海珠区购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

2014年,郑叔叔不幸病逝,陈阿姨将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半年后,陈阿姨考虑到身体情况和之前过户经历,更重要的是,陈阿姨的一位远房侄子婚变,让她想到自己的女儿,因此下定决心立遗嘱,“我那个侄子结婚刚3年就离婚了,年轻人说离就离,太不稳定了。”

立完遗嘱,陈阿姨还给女儿写下饱含爱意的留言:“你性格脾气不好,改一时改不来,慢慢改,多善待老妈。”她说,女儿在大学工作,上班比较忙,陪伴妈妈时间非常少,这是她最不满的地方。自从郑叔叔过世,陈阿姨住进养老院。“女儿每周都来看我一次,而且每次来,都带我喜欢的东西。但是她要么待半小时,要么陪我吃顿饭就走了。我看养老院其他老人的孩子,每次都陪父母聊好久。”陈阿姨有点委屈。她手头的那套房子,是打算留给女儿的,“虽然娟娟平时不听我的话,但手心手背都是肉。”她还希望能换家好点的养老院,但女儿一直拖着,迟迟不办。

2

女儿:我就是妈妈的仆人

中华遗嘱库工作人员联系了陈阿姨的女儿郑小娟,并跟她表达了母亲的想法。但郑小娟也是一肚子委屈,“我妈妈非常干练、要强,她认为对的事情,绝不容许别人解释。在她眼里,我就是个仆人,她花钱雇的我。其实她哪里懂得,我是她女儿,不要天天拿着钱和房子说事,好像我就是钻钱眼里了。”郑小娟说着,委屈地哭起来。

“其实我觉得我对妈妈挺好的。不仅每周我都会去看她,我们家每个月都有一次家庭聚会,都会接妈妈出来一起玩。你看我今天一早,一直在接妈妈的电话,按她的要求,把下午需要开药的单子弄出来,然后下午还要去医院。如果我不爱她,我怎么会做这些呢?”

郑小娟告诉工作人员,她和弟弟已经开始帮母亲物色养老院了。“妈妈就是心急,她认为要办的事情,恨不得我们马上办到,但她不知道我们需要综合考虑,还要亲自去养老院考察才能最后决定。”

当中华遗嘱库工作人员询问,是否愿意接受母亲亲手传递的“幸福留言卡”时,郑小娟婉言拒绝了,“妈妈的心意我都懂,但她不太能理解我。”

3

心理咨询师:爱要说出口

中华遗嘱库心理咨询师宋柳莹参与陈阿姨母女沟通全过程。她感到,这对母女都很为对方着想,但缺乏正确的沟通方式。

“比如说女儿虽然很关心妈妈,但却不愿意当面跟妈妈说一句我爱你。而陈阿姨呢,她认为通过房产和金钱的给予,就是对女儿最大的爱。但刀子嘴豆腐心的她,也不愿意在女儿面前说句软话。后来当我们跟她说了女儿的所做作为,她也承认,女儿很辛苦对她很好,但这些话,她们母女不愿意当面互相说。”

中华遗嘱库广东第一登记中心主任王红说,在中华遗嘱库,经常会碰到类似陈阿姨母女的情况,因为缺乏有效沟通而导致家庭不睦,“有些家庭的不和睦根源不在钱,而在一口气。”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专家邵然说,陈阿姨和女儿之间的问题,一方面是沟通,另一方面,这对母女可能存在“爱无能”,也就是缺乏爱的能力,彼此很爱,但不会爱,不会表达爱。

她说,陈阿姨认为,爱女儿的方式就是给房子,而郑小娟认为,爱妈妈的方式,就是帮着开药以及安排生活。现实的物质并不能满足人们对情感的渴望,她们都希望对方理解自己,换位思考体谅自己,但谁都没有从自己开始,“这也从另一角度,看到家庭教养方式‘女承母业’,某种程度上,女儿反而成了另一个自己的母亲,她们都在传承自己不喜欢的那种表达爱的方式,只是都没有觉察到。这在心理学中这叫强迫性重复,因此她们才会一边深爱,一边深深伤害,所有做法总是与所愿背道而驰。”

“爱的前提是尊重和理解,在学会爱之前,先学会尊重和理解,可能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真心希望有类似问题的家庭,好好从这个故事中反省。”邵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