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红砖厂杀人悬案:谁阻止了公安调查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7-10 13:34

 

湖南红砖厂杀人悬案:谁阻止了公安调查

被杀害的陈进德(最右)

红岩砖厂在21年前发生过一起命案,凶手跑了。

但凶手跑后,警方在两天后就中断了调查。从此没有下文。

究竟是谁阻止了调查?

白日行凶

刘运娇听见丈夫被杀,第一反应是想,这不可能。丈夫当过六年兵,人高马大,又是个和善的人。

那日是1998年8月8日,时间约在下午4点多。大嫂找到刘运娇,悄悄朝她招手说,“你来啊,你来。”

刘运娇正在村口的河边,和树荫下的几个妇人一起带小孩。她和丈夫陈进德结婚十年,有三个小孩,大姐9岁,二姐7岁,弟弟4岁。

她被大嫂拉到一边去,说孩子他爸出事了。刘运娇被吓一跳,以为丈夫在外把人给撞了。陈进德有辆手扶拖拉机,平时把砖从砖厂运到工地上,赚个货运费。

“不是撞人,是给人打死了”,大嫂拉着刘运娇,跑到村后的加油站旁烧石灰的厂,在附近找到了村支书。

刘运娇问,“村长,你给我说是怎么回事。”村支书告诉她,陈进德是在砖厂被人打死了。

她当即昏死过去。大嫂掐刘运娇的人中,掐醒了,劝慰她不要激动。刘运娇只感觉脚像踩在棉花上,回家叫上三个小孩,一起去了砖厂。

她一眼望见丈夫的尸体。陈进德躺在地上,两手抓着锤子,对着地面顶着,似乎想要撑起身来。但他已经死了,遍身是血,躺在一团晕开的血污上。

刘运娇又晕了,事后想起,“可能是警车送我回到了房子。”

第二天,刘运娇丈夫家的人,用那辆手扶拖拉机,把陈进德的尸体拉上了街。陈进德的五弟也在其中,他说,哥哥死后,砖厂没个解释,公安局方面也没有抓到凶手,他哥哥死得不明不白,家里决定给哥哥要个说法。

但他们被拦下了。那天公安局出动了很多民警,堵住了把尸体运到城里的路,还说再向前走一步就要抓人。他们只好折返。

依照湖南农村的规矩,横死在村外的人,不能放进村中停尸,只能停在村口桥下。

湖南红砖厂杀人悬案:谁阻止了公安调查

横死的陈进德,尸体只能放在村口的桥洞下方

刘运娇在这天偷偷摸摸到了桥下面,抱起死去丈夫的头颅,瞬间崩溃了。她像是抱起了一个血窟窿,在尸体的耳朵后,有个半指长的洞,鲜血淋漓。她又晕了。

八月暑气重,三天后,家人匆匆将陈进德下葬。

关于凶手,他们依然一无所知。

刘运娇试过几次,想给丈夫的死找个说法。她领着三个小孩,到了出事的隔壁村红岩砖厂,要求砖厂老板出面解释。但她自从结婚后,再也没有工作,也不认识谁是说得上话的人,没人理她。她只能带着孩子们,望着天哭。

没多久,警车开到了砖厂。刘运娇说,下车的民警警告她,再闹事就把他们妇孺抓起来,七岁的二姐胆小,被吓得发抖抽搐。刘运娇顾不了两头,赶紧抱住孩子,有警察就抓起了一个小孩,放进警车,接着将他们都抓上警车,离开了砖厂。

高高挂起的“悬案”

父亲死后的21年,两个姐姐分别嫁到了江西和惠州,陈海龙二十五岁了。他下定决心,追查杀害父亲的凶手。

陈海龙不明白,众目睽睽下发生的一起杀人案,凶手为何成谜?

1998年8月22日,丈夫死后15天,刘运娇收到一纸协议,题为“关于调解红山村村民陈进德被砖厂打工人员杨海洋杀死赔偿一案的调解书”,她才知道,凶手叫杨海洋。

这份调解书提到,凶手已在追捕之中,不在调解范围。

陈海龙说,当年签订的调解书,第二三项才是重点,规定砖厂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以及生活困难补偿,共计一万四千元。

湖南红砖厂杀人悬案:谁阻止了公安调查

陈进德一家老屋

作为交换的是,“达成协议后,家属不再追要一切费用,不准以任何理由干扰砖厂正常的生产,否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然而,调解书中提到的被追捕的凶手杨海洋,始终没有归案。

刘运娇并不认字,她的签名不是自己写的。签名的人除她之外,还有时任江永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李哲卫,砖厂老板林玉贵,和其他两名死者家属。

刘运娇不承认这份调解书的效力,但它是从官方获得的唯一一份材料。

如今来看,这份调解书,一开始就有欺骗性。

签下名字的李哲卫,他当时是江永县公安局副局长,也是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他很清楚,凶手并不如调解书所说“在追捕之中”,而是早就中止了侦查。

也就是说,陈进德被杀,在县公安局已经是个高高挂起的悬案了。

但这一切,刘运娇并不知道。

21年前,她多次跑到江永县政府大厅,以及县公安局的接待室,“我想问我丈夫的案件进展啊,但没有人理我,说这也不归他们管,那也不归他们管”。

最后一次,公安局有人赶她,她就倔在大厅。三个多小时没人看她一眼,她就走了,从此再没上访过。

陈仕军是当时的县公安局局长,如今的他早已退休,他说,听说家属曾经上访,但在哪儿上访,找谁上访,他一概不知,“如果我知道了,一定会处理的”。

由于身患多种心脏疾病,6月29日,他颤颤巍巍地说道,他对自己手上的命案记得很清楚,但是陈进德的案子,他毫不知情,可能是当时不在江永,这个(刑事案件)是李哲卫在做的。

李哲卫对此反击,他说,陈仕军在推脱责任。

“他(陈仕军)是局长,我是副局长,单位里一个副职,能有实权吗?”李哲卫颇为激动地说道,他只是对领导负责,对县党委负责。陈进德这件事上,他派出警员,头两天才有了些眉目,了解到凶手在永州有个情妇,于是警员动身出发了。

“上面县委有安排”,李哲卫说,陈仕军当初是用了这么一句话,让他把警员撤了回来。

办案民警只好回到江永,此后这个案子的侦查工作就中断了。

李哲卫说,陈仕军对他下令撤,他对警员下令撤,这件事他们俩谁都推不掉。

消失的凶手

此后,杨海洋如人间蒸发般,彻底消失了。

他是谁?陈海龙越追查,越发现这个凶手所牵涉的背景扑朔迷离。他发现,杨海洋似乎是一个代码,而不是一个姓名,被指代的那人没有留下任何资料、任何踪迹。陈海龙推测,当时的江永县委书记唐长久的妻子姓杨,“杨海洋”可能是县委书记的亲戚。

这能够解释,杨海洋为何能够获得“上面的县委”庇护。

据李哲卫说,陈仕军与唐长久的关系甚密,“陈仕军就是唐长久提上来的,做公安局长兼政法委书记”。

不过,陈仕军说,杨海洋不可能是唐长久的亲戚,他是砖厂老板林玉贵带过来的,是个福建人,而林玉贵也是福建人。“这很容易想清楚,他如果是县委书记的亲戚,怎么可能被安排到砖厂去做苦力?”

在当年砖厂工人的眼中,凶手的确是个粗人,个子矮,身材粗壮。

工人们只知道他姓杨,叫他老杨。老杨那时三十多岁,负责砖厂里烧窑的工作,在炉灶间掌控火候。这是个辛苦活,大多工人们只负责做砖搬砖,下午两点前就能收工,而烧窑是日以继夜的,老杨一整天都要在砖厂里。

湖南红砖厂杀人悬案:谁阻止了公安调查

事发砖厂

何山专门把砖放进烧窑里,经常跟老杨往来。他记得,老杨就是个普通工人,嘴里不干不净,脾气也很暴躁。

雷明被老杨摔过一次,他忘了是什么纠纷,只记得老杨拎起他的胳膊,一个成年男人像只鸡仔被腾空扬起,重重地摔下黄土地。

“还好不是水泥地,否则也受伤了”。雷明说,老杨爱打牌,有时和牌友吹嘘,说自己杀人都不怕。但是,老杨牌运很差,“和他打过牌的人都赢了”。一局有几百块输赢。

老杨起初还有砖厂的股份,红岩砖厂是由政府引进,都叫它“县委砖厂”。雷明说,老杨的股份大概有几千块,后来输了太多,生活费都没有了,老杨就变卖了股份还债。

老杨开过一个玩笑,他摸着砖厂的柱子,说如果不打牌,这些柱子还有根是姓杨的。

变卖股份后,众人从叫他“杨老板”,改口成了“老杨”。

雷明说,能看出老杨的心情很差,那已经是1998年,原先跟着他的老婆,在那年也没来了,众人不好去问原因。老杨倒是多了一项嫖娼的爱好,“那时候花四五十块钱,能带小姐回砖厂过夜,很开放的”。

到出事那天,8月8日中午12点到1点,此时工人们搬砖到拖拉机上,包括陈进德在内的司机们没事,聚在一起打牌,老杨也在。装好了砖的拖拉机先走,最后一个是陈进德,该他走时,老杨和他算钱,说陈进德欠他两块。

雷明就站在十米外的地方,他说,两人都输了钱,脸上不高兴,陈进德对老杨说,两块钱就算了吧,我今天也输了很多钱。老杨不肯,说这两块钱一定要给,他也输了两三百。陈进德又说自己没零钱,老杨说他能找,一千块都给你找开。

陈进德没说话了,转身用Z字型的摇杆发动他的拖拉机,准备离开。但老杨不肯放他走。

陈进德有些不满,说这两块钱就是不给,你能怎样。老杨回击,说不给我就要了你的命,接着动手灭了发动机。“老杨你想干啥”,陈进德的话刚出口,对方已经夺过他手中的摇杆,用金属勾的地方朝他脑袋上一挥。

陈进德直直倒下,没有任何还击的余地。老杨还不足,看着地上的陈进德,对他脑袋接着猛打,只打脑袋。

几分钟后,砖厂老板闻讯赶来,他一边骂老杨,一边躲进了办公室。众多工人不敢上前,也不敢逃。老杨回到宿舍,冲了个凉,洗掉脸上的血迹后,换了身衣服带上了行李,从砖厂后的山路走了。从此消失。

湖南红砖厂杀人悬案:谁阻止了公安调查

废弃砖厂已改为采砂场

21年后,砖厂已经变成一个采砂场。陈海龙指了指脚下一片干裂的黄土,说这儿就是他父亲倒下的地方。老杨逃走的方向,眺望看去远方是一座座高峰。他所追查的线索,也在这里断了。

据江永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介绍,市县两级公安局对此案高度重视,已经成立新的专案组,办案人员分两批前往了福建、广东等地调查,将全力侦破这起“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