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作者: admin 分类: 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9-21 18:50

 这种事情跟父母讲,我估计也不会理解……

2018年中考前夕,一名13岁的初中女生在父母的陪同下报了警,她说自己遭到了高年级学姐的欺凌。为了躲避摄像头,几位学姐还特意挑了间酒店,在里面轮番拽她头发、打她耳光。很快,这三名涉嫌打人的学生被警方带到了派出所,她们分别染着红色、绿色和黄色的头发,自称“红绿灯组合”。

红绿灯组合

三名打人的女孩年纪都很小,绿发女孩小绿才念初二,小红和小黄则是初三的学生,但她们都很少去学校,连家也是偶尔才回,几乎每天都昼夜颠倒,过着白天睡觉晚上蹦迪的生活。

早恋对于她们来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这次她们之所以要找学妹的麻烦,就是出于感情纠纷。三姐妹说,学妹抢走了朋友的男友,她们便找了个由头把学妹约到酒店,当着另外两名男生的面教训了她。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在派出所里,几个女孩表现得比自己父母还淡定。她们坚称当时只有小黄一人打了学妹。但现场的男生却交代,其实三姐妹都参与了欺凌。而且警方还发现,女孩们曾在微信私下沟通,说要一口咬定只有小黄和学妹在互殴。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但任凭家长和警方如何劝说,三姐妹都还是坚持原本的说法。由于她们都未满16岁,被打女生也只被鉴定出一处轻微伤,没有达到刑事案件的立案标准,所以警方无法对几人作出刑事处罚。

但此事也不能简单地一放了之,上海市嘉定区检察院探索出一种保护处分制度,即对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但情节又比较严重的未成年人依法进行的训诫教育、社会化帮教或必要的强制性行为矫治等工作。女孩们被送进上海市嘉定区的一所专门学校,接受相应的行为矫治。

放逐的自我

其实三名女孩都不是第一次被送进这所专门学校,小红也不是第一次参与校园欺凌。

早在2018年6月8日,上海发生了一起校园欺凌事件,几名涉案女生扇同学耳光、逼她下跪,最后被判处刑罚。事发当时,小红也在场,虽然没有参与打人,但她跟父母说,自己和涉案女生是一伙的,如果当时没人上前施暴,她也会冲上去打。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为了管教女儿,几家父母不是没想过办法,他们商议将三姐妹强行分开,还每天接送她们上下学。可这学还没上几天,三姐妹又开始逃学。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在学校老师管不住,在家里父母没办法,甚至在派出所,她们都能无法无天。小红曾因为同学不肯交出300元保护费,当即给了同学两耳光,被送进派出所后,她又拍桌子又踢凳子,在里面大闹了一场。

学校把她们的情况反映给了检察院,检察官在征得家长同意后,将女孩们送进了上海市嘉定区的这所专门学校。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经历了四个月的规律生活,三姐妹在离开前都写下了态度真诚的保证信,但没过多久,这些保证都化为虚有。因为此次的欺凌事件,她们又一次被送回了这所专门学校。

情感上的缺失

小红的父亲是普通的公司职员,平时都在苏州工作,事情发生后,他只能每天借酒消愁。他说,自己三十岁才有了女儿,对她几乎有求必应,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但在小红的眼里,父母之间时常争吵,这也成为她不愿意回家的原因之一。

但是,直到小红第一次被送进了派出所,她的父亲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立马把小红与朋友分开,送去新疆的爷爷奶奶家。可是为了反抗,小红表现出了强烈的暴力倾向,用头撞墙、乱摔东西都屡试不爽,在学校里又整天带着同学抽烟喝酒,被学校劝退。无奈之下,小红的父母又把女儿接回了上海。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而年纪最小的小绿,她的经历和小红也有些类似。父母离异后,小绿便和父亲一起生活。小绿说,自己特别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认识小红后,她开始夜不归宿、进酒吧以及四处结交伙伴。她说,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温暖,义气,弥补了她感情上的缺失。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小绿说,每当夜深人静很难过的时候,几个女孩儿就开始谈心,谈自己的恋爱与家庭。感情深厚的她们,甚至把彼此的名字,都纹在了手臂上。

漫长的修复

虽然在三姐妹的嘴里,自己和父母总是有说不完的矛盾,但在她们内心深处,依旧为家人留着一片柔软的位置。在第二次被送进专门学校后,小红向父母写了一封信,在信里表达了对父母的思念和歉意。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一切看似都回归了平静,女孩的父母还是会隐隐忧虑,一旦女儿们出了学校,是不是又会回到以前的生活?为此,小红父亲甚至专程找去了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请求他们在女儿出学校后,用一些强制的方式对她给予管教。

对此,检察官表示,他们可以帮忙对接社工组织,一旦父母不知道如何与女儿交流,或不方便与她们交流时,都可以找志愿者帮忙化解矛盾。

但即便有外力的帮助,有些问题还是需要家人间去沟通解决。因此,想要真正地弥补孩子的缺失,矫正他们的行为,无论对于家长和孩子来说,都将是一个漫长且辛苦的过程。

网友们这么说: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普法时间

3名“小太妹”轮番殴打初中女同学,检察院:不能一放了之

Q1: 今天节目当中,提到了一个保护处分制度,它是怎样制定的?为什么这几个孩子适用于保护处分制度呢?

A1: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我们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理念,一是不能简单地一判了之,但也不能一放了之。因为有些小孩,虽然他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但是他的行为显然已经侵犯到了对方的权利,而且有些小孩主观恶性程度还是挺深的。对于这样一些孩子,如果放掉不管了,有可能过一段时间,他会实施更加严重的、危害他人权利的一些行为。

为此,最高人民检察院就要求各地的司法机关,对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但是情节又比较严重的一些孩子,探索了一种叫分级干预的制度。在这个过程中,对孩子要采取保护处分

今天的这几个孩子被放到专门学校接受相应的行为矫正,这也是保护处分的一种新的探索,它根本的理念就在于,通过这样一些制度和矫正的安排,能够帮助这些孩子顺利地回归社会,改变她的不良的认知和行为习惯。

Q2: 这几个孩子的家长都觉得,我们平时也管孩子,怎么孩子变成这个样子了?可以看出,她们的家庭教育一定是出了一些问题,那么对于这几个孩子以后的成长,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A2:对这样的情况,有两件事是我们可以做的,第一就是在发达地区和国家,有强制亲职教育制度,即孩子出事后,要对家长进行相关的教育,例如怎么调适夫妻关系,怎么跟孩子有效地建立沟通的关系,怎么教养孩子,它都是有一系列的课程。让家长接受这些课程的辅导,以此提升教育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点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儿,因为对于这些小孩,如果家长能够有效地去教育沟通的话,他们也不至于衍生到这样严重的程度。所以有一个中立的、专业的第三方来介入这件事是很重要的,比如社会工作者,她们就可以去评估这些孩子的教育出现了什么问题,哪些是共性的问题,哪些又是个性的问题,从而制定一些教育矫正的方案,按步骤去实施。

Q3: 刚刚提到的专业人士介入,需要家长或学校来做牵线搭桥的工作吗?

A3:2018年的时候,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团中央签署了未成年检察工作社会支持体系的合作协议,然后在这个协议里面就提到,要引入专业的社会组织和专业的社会工作者,然后为涉嫌犯罪的孩子和被害的孩子提供专业服务。

因此这应该是一种制度安排,这个制度安排应该是由司法机关链接的,一旦司法机关在处理案件的时候,发现有些小孩需要有这样的教育跟进,那么就将由它去链接社会组织和专业的社会工作者,为这个家庭和孩子提供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