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院长受贿获刑:不愿当一把手,因富裕被绑索要200万,商人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8-21 13:57

 7月25日,位于海口市金宇路的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厅门口戒备森严,海南省人民医院原院长李灼日受贿案当日在此宣判。

检察机关指控:李灼日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贿赂573.93余万元。证人先后出庭作证,控辩双方经几番辩论后,合议庭进行合议,审判长庄严宣判:被告人李灼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90万元;依法追缴违法所得573.93余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面对判决结果,李灼日在最后陈述时略带哽咽:“我很懊悔,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李灼日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医院院长受贿获刑:不愿当一把手,因富裕被绑索要200万,商人乘飞机为其送菜

李灼日庭审现场,来源:网络

不习惯接受监督的“专家”院长

1959年10月出生在湖南安仁县的李灼日,早年担任过湖南省香花岭锡矿职工医院医师,后到江西医学院普外专业进修,硕士毕业后到了湖南省人民医院。凭着天资聪颖,李灼日很快获得医院领导的器重。不久,就担任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院长助理。他擅长肝胆胰外科临床诊疗和基础研究工作,是肝胆胰外科专家。

2010年8月,作为“专家型”院长的他,被调到海南省人民医院(下简称省人民医院)当院长,一直到2018年9月被免职。

知情人士披露:李灼日在担任院长长达8年的时间里,先后兼任医院党委书记、委员、副书记,但相较于党内职务,他还是更看重院长一职。因为,医院行政医务等是院长说了算,手中有实权,以至于2014年李灼日主动向组织提出不兼任党委书记的请求。

李灼日几乎将院长负责制的“效用”发挥到极致,他数次以党政联席会之名决策“三重一大”事项,集中多了,民主少了;并以提高效率为名,未征求班子成员意见,自行签批行文,明确其本人兼任医疗设备采购委员会主任和采购组组长。这便为他日后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打开了方便之门。

办案人员表示,长期集行政决策权和经营管理权于一身,李灼日在医院重大事项上独断专行、说一不二。如违规将一些公开招标项目拆分成几个子项目规避招投标;违规采取单一来源采购方式;即便公开招标,只因对中标单位不合意便作废标处理。一次,李灼日在医院物业管理外包服务项目评标结果得出后,违规决定重新投标。

李灼日在忏悔书中写道:“悔不该自己法纪意识淡薄、不习惯接受监督。采购中重大事项的决定权由少数领导干部掌控,游离于程序和监督之外,为弄权寻租,利益输送提供了便利条件。”

医院院长受贿获刑:不愿当一把手,因富裕被绑索要200万,商人乘飞机为其送菜

庭审现场,来源:网络

昔日老友跟随院长好发财

李灼日到海南任院长后,一些药品、医疗器械经销商、工程领域老板把寻租的目光移到他的身上,甚至李灼日以前的一些老友,也前来投奔他。别有所图的商人从其湖南老家千里追随而来,投其所好,为他提供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想吃湘菜,专门给他做,甚至打“飞的”亲自送上门。

庭审中,李灼日说道:“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混淆了情与法的界限。”“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后来,他主动把围着他转的不法商人介绍给医院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起吃喝玩乐。在不法商人的“围猎”下,他的思想防线从吃吃喝喝开始,逐渐被击破,一步步被拖入泥潭。这正是:人家用金钱满足了你的欲望,你就变成了人家用金钱雇用的工具。金钱可以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主人和佣人般的关系。

李灼日调入海南后,以前的老友刘某华等人将业务扩展到了海南。刘某华掌控的海南某医疗科技等公司都与海南省人民医院有业务往来,李灼日向医院放射科、超声科等科室主任介绍了刘某华。很快,刘某华顺利拿下了多个医疗设备、医用耗材的采购项目。

刘某华看中了李灼日手中的权,李灼日看中了刘某华手中的钱,双方各有所图,各得其所。2013年下半年的一天,李灼日以购房为由向刘某华提出需要50万元,刘某华同意并于翌日将50万元人民币送给李灼日。一年后,李灼日以其儿子李某鸣在美国购房为由,向刘某华提出需要50万美元,刘某华当场答应并于半个月后在李灼日住处送其50万美元。

此外,李灼日的儿媳妇怀孕、李灼日要到美国过春节等,刘某华都给其送钱。经查,为感谢李灼日的关照和帮助,刘某华于2013年下半年至2017年初,分六次共送给李灼日100万元人民币和53万美元。对此,刘某华在接受办案人员调查时,直言不讳地说:李院长为我在省人民医院做生意提供便利条件,还在拨付设备款的时候及时签字,使货款顺利回笼,感谢的事是必须的。

利用工程、采购揽金,背后是变味的亲情

李灼日主政省人民医院时,大权独揽,小权也不分散。尤其工程之事,绝对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对工程这类有“油水”的事项,下属部门负责人向来是避而远之,就怕挡了院长的财路。

案卷资料显示,长沙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杨某挂靠多家公司,在李灼日的关照下,承揽海南省人民医院放疗中心模拟治疗机移机项目、高能医用直线加速器项目。李还将省人民医院秀英门诊楼及内科楼通风、空调工程项目交给杨某的公司做,在这些工程项目审批过程中为杨某提供帮助。

杨某的公司在李灼日帮助下,获利颇丰。为此,杨某多次提及要送线给李灼日。

在李灼日求学和工作初期,他大哥曾给予他很多关照和帮助,李灼日念念不忘,立志报答。哥哥退休后提出想做生意赚钱,李灼日便将杨某找来,授意他带着自己的哥哥做生意。经查实,在随后的交往中,李灼日的大哥以购房为由向杨某索要140万元。

李灼日的侄子(另案处理)在海口一家派出所工作,在来海南工作前,李某因欠下贷款,差点被银行起诉到法院。作为公务员,李某担心自己被起诉影响不好,便找到杨某,让其帮忙处理。一次一起开车路上,在说起贷款这件事时,李灼日也当场让杨某帮忙。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杨某按李灼日的要求,通过他人将40万元人民币交给李某,让李某偿还银行贷款。

通过李灼日的帮助承揽工程的还有海口某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某。该公司挂靠广西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一举中标海南省人民医院全科医生临床培养基地暨后勤综合业务用房合建项目。冯某为了表示感谢,并在接下来的工程施工拨款、验收等诸多事项上继续得到李灼日支持,送给李灼日3万美元。

李灼日出生于湖南省安仁县,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了省人民医院院长的位置上。在家族和乡亲们的眼里,他是个“能人”,是个“大官”。“ “父母为我骄傲,亲友以我为荣,领导介绍朋友与我认识,商人更是钻山打洞要结交我,久而久之,自己便飘飘然起来”。在强烈虚荣心的驱使下,李灼日愈发离不开手中的权力,屡屡利用权力去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能人”。

李灼日利用职务便利,帮助陈某国承揽到海南省人民医院多个医疗设备和医用耗材采购项目。为了感谢李灼日的帮助,陈某国于2015年初和2016年初,在李灼日回湖南安仁县的老家拜年时,分两次送给李灼日80万元人民币。

海南蔚霖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王某娥为了与李灼日搞好关系,以便在省人民医院开展业务,送给李灼日10万元人民币。后李灼日将王某娥推荐给海南省人民医院心血内科中心时任主任马某,帮助王某娥顺利承揽到省人民医院多个医疗设备采购项目。

医院院长受贿获刑:不愿当一把手,因富裕被绑索要200万,商人乘飞机为其送菜

 

被查后与他人串供,退赃掩饰罪行

就在李灼日屡屡受贿之际,他的违法违纪行为进入了海南省纪委监委的视线。2018年9月,李灼日被免去海南省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职务,同年10月被免去海南省人民医院院长职务。2019年4月2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海南省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李灼日被“双开”。其罪名包括: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多次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选拔任用干部;插手干预项目发包和采购活动等

李灼日落马后,有媒体注意到,李灼日曾遭绑架,并被索赎金200万元。据报道,“2015年9月,海口警方接到报警称,海南省人民医院院长李某某遭人绑架,并被索要赎金200万元。案件发生后,海口市公安局刑警、特警等多种警力赶赴现场处置”。当晚,李灼日被安全救出。据犯罪嫌疑人交代,因赌钱欠债,萌生绑架索取钱财的念头,因之前做过装修工,对住在滨海大道某小区的李灼日经济情况有所了解,所以选定他为作案目标。

在海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海南省监察委员会对李灼日初核期间,李灼日担心罪行败露,2017年1月,让其姐姐李某琼在长沙将80万元退还给陈某国。案发前,因为纪委调查,李灼日曾向另一名行贿人退还10万元。案发后,李灼日的亲属代其退缴赃款473.93余万元人民币;两名行贿人及涉案的李灼日同事共退还100万元。

庭审中,李灼日表示,自己从一个农村孩子走上领导岗位,十分不易,因一念之差走到这样的地步,非常懊悔,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他希望他人能以他作为反面教材,意识到不管做出多大的贡献,只要触犯法律底线,就要接受法律制裁。

李灼日还说:“要防止被兄弟手足情绑架,使之成为违纪违法的帮凶,要做到亲兄弟明算账。不要让父子血肉情变成了父子‘割肉情’。”

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李灼日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设备和医用耗材采购、工程项目发包及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刘某华等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刘某华、陈某国、冯某、杨某、王某娥等人的好处费230万元人民币、56万美元,上述款项折合人民币共计573.93余万元。李灼日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当庭自愿认罪,并积极主动退缴全部赃款,依法可从轻处罚。

最终,李灼日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90万元;退缴赃款予以没收,上交国库。

目前,不仅李灼日受到惩处,其大哥、侄子也接受了审查调查,侄子李某因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刑。

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办案人员表示,“李灼日身为党委书记,不履行管党治党主体责任,还带头违纪违法,贪污受贿,以至省人民医院出现塌方式腐败,一批科室主任和中层领导涉嫌违纪违法。李灼日带坏了医院的风气,毁掉了一批人才,严重破坏了一个单位的政治生态”。

据了解,海南省人民医院有多名科室主任、中层领导因违纪违法受到查处,有的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医院四任设备处负责人、两任基建办主任前腐后继,都发生违纪违法行为。

办案人员在分析李灼日腐败成因时指出,除了李灼日自身主观方面的原因,也有不少客观方面的因素。主要是国家实行医药、医疗事业市场化的同时,相关制度和监管机制的协调出现断裂。办案人员认为,要有效遏制医药贿赂犯罪的势头,强化监管是关键,要强化监管必须抓源头,对重点和关键环节进行外围的预防性监管显得非常必要。为此,办案人员建议,要建立“医疗系统行贿受贿不良记录数据库”,纳入有关机关的监督管理范围,便于跟踪监督;将违法违规人员列入“黑名单”,取消行贿药商在医疗机构的经营权,禁止参与国家药品投标并予以通报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