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8-15 13:01

 为了逃离父亲,杨瑞立报过警,向学校写过求助信,还去街道办事处申请过司法调解,但没有人真的能够保护她。

16岁的初三女孩杨瑞立死了。

凶手是亲生父亲杨爱静。

中考前3天,她被发现躺在家里的地板上,“侧着身,舌头吐出来,地上都是血。”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16年来,父亲杨爱静长期家暴妻子和女儿,让这对父女的关系逐渐恶化。

为了逃离父亲,杨瑞立报过警,向学校写过求助信,还去街道办事处申请过司法调解,但没有人真的能够保护她。

今年5月,在又一次和父亲的激烈冲突后,杨瑞立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月。

6月7日再次回到家后,她再也没走出家门。

少女之死

6月7日那天,是母亲李美芝(化名)让杨瑞立回家的。

她想着丈夫杨爱静一直在滨州干活,就让女儿回家帮儿子拿课本。

弟弟小涛(化名)回忆,姐弟俩刚到家时,因为门锁着,他便给父亲打电话询问钥匙的位置,而且因为“桌上有吃的,他们就看起了电视”,没有着急找书本。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没想到半小时后,父亲杨爱静便赶回家中。

“你把你妈给我叫回来。”

“你们大人的事我管不了”,杨瑞立回道,“你叫我妈回来,还是打她。”

父亲情绪更激动了。

他曾不止一次跟身边人抱怨,“妻子不回来,都是女儿的错。”

两人越吵越厉害,杨爱静去旁边房间拿了把刀进来。

小涛被关在门外,里边发生了什么,只能靠听。

“服不服?”他听到父亲问姐姐。

“服。”

之后就没了声响。

没过多久,杨爱静一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小涛透过门缝往里看,姐姐已经倒在了地上。

“爸爸,别打了”

当天11点多,母亲李美芝怎么也联系不上女儿。

女儿的手机有打过来一次,但接通后却没有一点声音。

她担心女儿出事。

丈夫杨爱静从刚结婚不久就开始家暴了。

2003年那次,就因为看着同事来家里帮忙干活太忙乱,她问了几句,结果却招来杨爱静的责骂。“刚进家门,他就拿扫帚打我。”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李美芝跑回娘家。

当晚,杨爱静和村里人一起去接妻子,待到深夜也不愿走。第二天,他再次上门,“刚说几句就拿出刀子”逼妻子回去,吓得李美芝妈妈出门喊“救命”。

李美芝是偷偷溜回去的。本来,爸妈和几位叔叔都不愿她再回去,可杨家父母和大哥大嫂三番四次地求情,她心软了。

但杨爱静没有任何改变。2009年,夫妻俩再次因为小事争吵,杨爱静用拖把打李美芝,扇她的脑袋,打得她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

李美芝不是没想过离婚。

2009年那次,她起诉离婚,杨爱静都同意了,但离婚后的4个月里,杨爱静“像上班一样”每天到她家门口守着,还拿着硫酸拦路堵她,威胁说如果不复婚就拍视频曝光,“还要用硫酸泼我”。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为了让妻子回去,杨爱静不仅给李美芝爸妈磕头下跪,还对她承诺“我离开你不行,以后要是再打你,我就剁了一根手指头。以后家让你当,钱让给管着。”

说了那么多,后来他一句都没实现。

李美芝记得复婚回家的那个晚上,杨爱静喝醉了,“他拿出百草枯,说你喝,你喝了我也喝。”

十几年来,家暴、争吵、出走,无休止地在这个家循环上演。

女儿杨瑞立很小的时候就看到爸爸打妈妈,每次她都害怕地拉着爸爸喊,“爸爸,别打了”。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可很快,她也成为杨爱静家暴的对象。不去走亲戚,看手机不刷碗,不去洗澡,都可能被打,“(他)恨不得给孩子打傻了。”有时候甚至拿出老鼠药,“说不愿意过就散伙。”

女儿总跟李美芝说头疼。

但只要李美芝在丈夫打女儿的时候过去拉架,也会连带着被打。杨爱静一边打,一边还摔东西,家里从此再也找不到成双成对的杯具和碗具。

李美芝觉得,她和丈夫的婚姻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为先后降生的女儿和儿子。

案发当天也是,因为害怕女儿有危险,本已下定决心离婚的李美芝又动摇了。她在微信上给女儿留言,“算卦的说是离不了婚,不要闹了”。

可她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保护不了我”

案发当天下午两点,李美芝接到丈夫的电话,“小丽丽(杨瑞立小名)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在此之前,因为没有女儿的消息,李美芝曾报警,联系村长等人到家中看看。接到电话后,她跟随警车来到现场,砸开门,女儿已经断气了。

杨瑞立被父亲杨爱静捅了4刀,其中一刀命中心脏。

去过殡仪馆的亲人说,杨瑞立的遗体除了胸部有两处刀伤,腹部和胳膊也各有一处,“这是人干的事吗?”

在大多数邻居的印象中,杨爱静是另一个样子。

他“老实、内向,见人不爱说话,也没什么朋友”。

但在大嫂刘梅看来,杨爱静是“窝里横,可能是因为父母比较溺爱,哥哥嫂子也都很疼

他”。刘梅听说,杨爱静17岁就敢对管教他的父亲动手,后来还因为争夺房产掐过三嫂的脖子。

翟家村村长也说,杨爱静“平时挺老实,但稍微对不住他一点就不行,很多人就不愿意和他多接触”。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而在李美芝眼中,杨爱静是个重男轻女的丈夫。

他一直很不喜欢女儿杨瑞立。

他从来没有打过儿子,平时家人一块儿出去,也总是宠着小儿子,给他买东西。女儿虽然学习挺好,但他总是“老思想”,不愿让女儿多念书。最近一两年更是变本加厉,每次女儿回家,杨爱静都会看求职类节目,说“女儿念书没用,白养”。

其实,做建筑保温的杨爱静一天能收入几百元,妻子每月也有3千元工资,但他总觉得供了女儿念书,以后就没钱给儿子买房买车、娶媳妇。

女儿杨瑞立还跟他说过,“爸爸,你别这个老思想,我比弟弟大那么多 ,我念好书了,还可以帮你嘛。”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杨爱静不听。一到假期,他就催着女儿出去打工,“总说女儿应该找份工作,找对象谈了就结婚散伙。”

2019年春节后,中考越来越近,父女俩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杨瑞立本是老师们口中“品学兼优的孩子”,那段时间成绩却一落千丈,从十几名退步到四十几名,常常“头发也不洗,目光很呆滞”。

班主任老师发现了她的异常,但也只是提醒杨瑞立,让她“学聪明点”,平时多做点家务,不要和爸爸正面冲突,“真发生矛盾了,你不吭声,可以躲避下”。

3月24日,杨爱静又对女儿动手后,女儿离家出走。

李美芝给大嫂刘梅打电话求助,希望把女儿送到刘梅身边。刘梅尝试建议杨爱静让孩子住校,生活费由她来出,杨爱静不同意。

没办法,刘梅只能谎称杨瑞立去了同学那儿,勉强将她接回家住了两天。

为此,杨爱静又和妻子大吵大闹,“他还去学校找老师,威胁说要跳楼。”

李美芝害怕丈夫闹下去,不敢再让刘梅把女儿接走。

“你太愚蠢、无能了”,杨瑞立很失望,对着电话喊,“你保护不了我。”

“没打出伤来,没办法逮他”

保护不了杨瑞立的不只是李美芝。

4月18日,杨瑞立曾给学校和相关部门写过一封《求助信》。

“因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学习生活,造成我的严重不适。”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多个部门介入了杨家矛盾的调解。

《道德与法治》课的张老师给杨瑞立进行了心理疏导,见面时总会和她击掌,希望她强大自己的内心,自信起来。那段时间,杨瑞立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恢复,“慢慢地有了笑的模样,并且感觉(自己中考)绝对没问题。”

张老师还联系过李美芝和刘梅,希望她们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

他只见过杨爱静一次。“在文化知识,对生活的态度,对未来前途的信心上,父女的差距太大了。”

为了杨瑞立的人身安全,学校制定了详实的流程。

老师们协调杨瑞立在校住宿,安排了她喜欢的室友。每当杨爱静在学校门口徘徊的时候,值班老师都会重点盯守,避免发生可能的意外。

但张老师也坦言,学校没办法帮杨瑞立彻底解决家庭矛盾,希望她能勇敢起来。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除了学校,杨瑞立和刘梅也去过所属街道办事处申请司法调解。一名调解员和一名律师去了翟家村,调解的结果是杨爱静不同意孩子到刘梅身边来,但表态说会供女儿上完高中,“18岁之后,不一定有能力供她上大学。”

刘梅决定不再插手杨家的纷争,“杨爱静说过,等我儿子结婚时,就去闹,不让我家好过。”

张老师也不乐观。他认为这次司法调解只是看似成功,其实是在纸里包火,又回到了原点,“一次调解不可能解决根深蒂固的家庭矛盾、家庭认知、社会认知。”

争吵很快再次发生。

李美芝记得,司法调解后的4月底,杨瑞立回家过周末,杨爱静还在争执中拍了视频。视频中,女儿情绪激动地说:“你不招惹我不行吗?”李美芝在一旁劝着,杨瑞立对她说:“别折磨我了,我快被他逼疯了。”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但杨爱静却显得很平静。

他认为是刘梅在挑拨女儿和自己的关系,语气无奈地说:“你有本事你报警,让外人这么折腾我。”事后,他还把这段视频发到女儿的班级群中。

“孩子急了。”李美芝说。视频只是一个断章取义的片段,镜头之外,杨爱静打碎桌子,摔碎了女儿的手机,还动手打了她。

杨瑞立报了警。她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就是太僵了,他要不进局子里,我没法过。”

那天晚上开始,杨瑞立就住到了姥姥家。

5月初,杨爱静又再因为女儿离家打了妻子,掐她脖子。他害怕妻子跟他离婚,撕碎了

他们的结婚证。

李美芝的母亲赶来,报了警才把人接走。几位民警找杨爱静谈话,但也没法采取进一步措施,“说这是夫妻两个闹矛盾,没打出伤来,也没办法逮他”。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报警并没有让杨爱静就此罢休。李美芝回娘家后,他打碎窗户闯进来,李美芝只好再报警。那个月,有人见到杨爱静经常在附近走动,还多次去学校找女儿,被门卫拦下。

李美芝躲在家中,不敢再上班。

能做的她都做了

6月7日的命案发生后,杨爱静带着小涛逃出翟家村,最终在前段村附近被警方抓获。

他自称吃下了“老鼠药”,开始呕吐。民警便把他送到医院抢救。

6月19日,杨爱静已被转入普通病房。有村民在医院见过他,他想让村民转告家人,帮自己请个律师。

6月28日,山东省阳信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6·07”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杨爱静批准逮捕。

那段发到班级群里的吵架视频在网上被传开,谣言把杨瑞立描述成一个“极度叛逆的女儿”,而杨爱静则是在“极度愤怒”的状况下行了凶。

杨爱静住过的病房也流传着这种说法。有患者觉得“女孩不是一个简单人”,哪有父亲会杀自己的孩子。

传闻让李美芝和刘梅很生气。

“他对着孩子拍,自己只捡着好听的说,不发火,事实并不是视频里那个样子,太会伪装了。”刘梅也认为,杨爱静录视频是在“故意败坏”女儿,“最后那段时间里,孩子吓得就像个小猫似的”。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张老师同样无法接受这样的传闻,“当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见到自己是这种家庭,她绝望不绝望?当各方都退场了,再没有救助了,在绝望的情况下,爸爸要扼杀自己的前途,那是叛逆吗?为什么不把它当成是对自己命运的一种挣扎?”

不只是挣扎,一个孩子能做的,杨瑞立都做了。

她在《求助信》里写道,“我愿意接受我大伯一家的帮助,请社会力量和政府力量救救我和我的妈妈”。

她一直支持父母离婚。杨瑞立曾对母亲说,“你太软弱了,太糊涂了,他打哭了你再哄笑了你,把你当奴隶,你比奴隶还奴隶。”

5月初,杨爱静曾找到女儿下跪磕头,杨瑞立都没有动摇。

即使是5月19日那次,杨爱静喝药自杀被送进医院,他向前来探望的李美芝母女认错,

也遭到拒绝。

杨爱静认为,是女儿在撺掇着妻子和他离婚。

“我想让他死,替孩子偿命”,李美芝说,“我孩子死得太惨了,既惨又冤。”

一个16岁少女的非意外死亡

惨剧本可以被阻止

杨瑞立的悲剧并不罕见。

据2011年国家统计局和全国妇联调查,在中国24-60岁的已婚妇女中,24.7%遭受过配偶不同形式的家暴。妇联系统每年受理家暴纠纷高达5万件,平均每7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受害人在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但大部分女性仍是选择隐忍。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荆说,“《反家暴法》的实施至今已有3年多,现在发生的家暴行为还能有如此严重的后果,这表示推动《反家暴法》全面彻底的实施,依旧任重道远。”

他认为,此前各方的介入均未能从家暴案件的根源处进行关注

“反家暴法明确确定,家暴行为不是家务事,而是对人身权利的侵害。警方在处理时,便应该严肃以侵害人身权利来对待,而不仅仅只是一件家务事的纠纷。在向村委会申请司法调解时,村委会可以作为申请人为孩子提出人身保护令的申请,并代为向公安机关报警。给未成年人一个必要的从政府层面的保护,惨剧也不至于此。”

惨剧发生后,李美芝和小涛仅靠姥姥每月300多块的低保度日。

不再上班的她因为没有任何收入,甚至为寄存女儿遗体的费用发愁。

源众家庭与社区发展服务中心长期关注家暴女性受害者群体,他们辗转联系到李美芝,根据其家庭的具体情况,为她提供了紧急救助金。在这之后,项目组也会结合家庭需求,为小涛和李美芝提供心理支持及法律方面的援助。

同时,由他们发起的公益项目“给她们无暴力的未来”也在帮助更多家暴受害妇女逃离暴力,近5年来已有1000人从中受益。紧急救助金包括医疗救济金、住宿庇护、过渡期生活成本救助,以及紧急法律援助等,让受害妇女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摆脱暴力环境,开始新的生活。

但杨瑞立再也等不到属于她的援助了。

6月7日遇害时,因为还有3天就参加中考,她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假期做好了打算。她一直想要去办张健身卡,母亲李美芝还帮她找到了一份在商店卖货的兼职,正好可以攒下钱。

如今,这个“打算”也随着她的生命一起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