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

作者: admin 分类: 热点 发布时间: 2019-08-10 12:53

 备受全国关注的重庆保姆偷婴案目前有了新的进展,原定于6月27日的开庭或调解因种种原因“流产”。7月27日,受害母亲朱晓娟在解除原律师的代理后,与一家知名律所签定委托代理协议,剑指河南高院那份错误的DNA鉴定报告,力求探寻事实真相。8月3日,当年被偷的儿子从四川南充来渝,向律师倾诉了不堪回首的苦难童年。

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苦难童年:险被淹死,被逼喝尿,辍学守赌场

朱晓娟给儿子夹菜。

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报告真相

重庆母亲朱晓娟原是一家医院的护士,丈夫是部队干部,夫妻俩收入可观,家庭令人羡慕。

然而,自从当年1岁零3个月的儿子被保姆偷走后,她此后的人生就像遭遇了过山车,伤口被撕开又被缝合,再次被撕开又被撒把盐缝合起来。

如今,年过半百的她,每当回忆往事,便会轻声叹息和摇头,“我不知道哭了多少次,眼泪早已流干。”现在,她惟一的期待是希望有些颓废的亲生儿子,能早日振作起来,毕竟他的路还很长。

朱晓娟说,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她决定探求事实真相,想知道当年河南高院那份错误的DNA鉴定报告究竟是如何出笼的。

7月27日,她更换律师之后,与北京金开(重庆)律师事务所签定委托代理协议,委托对方全权负责对河南高院的法律诉讼。

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苦难童年:险被淹死,被逼喝尿,辍学守赌场

朱晓娟在咨询法律专家。

北京金开(重庆)律师事务所主任文道才告诉记者,接受朱晓娟委托后,他们立即组成了一个专家团队进行全面取证,力求替她还原事实真相。

河南高院相关人士称,面对朱晓娟的起诉,他们高度重视,通过咨询有关专家,积极查找鉴定结论出现错误的原因。

他们称,DNA指纹检测技术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引入我国,由于实验环节复杂、技术要求严格,特别是实验方法难以标准化等原因,该项技术存在局限性。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PCR-STR分型技术的推广与应用,DNA指纹检测技术逐步被更加成熟的技术取代。

他们认为,由于技术条件所限,他们1996年出具的案涉亲子关系鉴定结论错误,为此向朱晓娟深表歉意,“充分理解朱晓娟女士作为一个母亲的感受,并尊重其通过诉讼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

他们“始终抱有对朱晓娟女士的深深歉意,秉持最大的诚意在诉讼全过程继续与朱晓娟女士协商、和解;尊重、接受合法公正的判决结果,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朱晓娟则称,一段时间以来,她曾多次向河南高院索要当年那份DNA鉴定报告的详细材料,想看看他们究竟是如何鉴定的,错误到底出在哪个环节,“但他们始终不愿给我,我有理由怀疑他们是人为出错,通过诉讼,希望能还原一个事实真相。”

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苦难童年:险被淹死,被逼喝尿,辍学守赌场

整理证据。

重庆渝中区法院相关人士称,鉴于朱晓娟变更了律师,此案的诉讼时间有可能会变得更长一些,至于最终是判决还是调解,届时要根据双方意愿视情况来定。

被偷儿子倾诉不堪回首的苦难童年

朱晓娟当年被保姆何小平偷走的儿子叫刘金心,今年28岁,家住四川南充城区。

8月3日上午10时,戴着眼镜,背着单肩挎包的他出现在记者眼前。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刚一进门,他便很有礼貌地对记者和律师说道。

当天早上6:30,他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匆匆吃了点早餐,便踏上了8:05从南充开往重庆北站的列车,9:20抵达后他径直赶了过来。

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苦难童年:险被淹死,被逼喝尿,辍学守赌场

刘金心在律师指导下签定委托协议。

在北京金开(重庆)律师事务所主任文道才的指导下,刘金心签完委托协议后,专家团队的3名律师当着他母亲朱晓娟的面,对他进行了笔录取证并同步录音。

A、心烦呆家中酗酒解闷

刘金心介绍说,保姆何小平目前在四川南充市嘉陵区开有一家茶馆,这些年来她用自己挣的钱在南充城区买有两套房子,除嘉陵区那套她居住外,另一套位于南充市顺庆区,面积 90多平方米,三室一厅,“现在我一个人居住,每月她支付按揭款。”

“这两个地方相距约10公里远,我们俩平时一个月都难得见上一回。”刘金心有些伤感地说,自己白酒能喝六七两,啤酒能喝四五瓶,每当心烦时便会把自己关起来,锁在家中独自喝闷酒,直到把自己灌醉为止,“喝醉后,一切都不会去想,一切也不想去想。”然而,与朋友一起吃饭时,他会适可而止,极少醉过。

B、河边被同伴逼着喝尿

他对律师的倾诉,基于儿时的模糊记忆,以及长大后周围人对他的讲述。

他回忆称,当年保姆何小平把他从重庆偷走后,直接回到四川南充农村老家,“她当起了我的养母,我们和养父生活在一起。”

3年后,养母何小平生了一个女儿,在刘金心的记忆中,有一天妹妹落水被淹,幸被好心人救了起来,于是养母按当地风俗给她还魂,晚上到妹妹落水的地方大声高呼“回来没有,回来没有。”其他人则接力回答说“回来了,回来了。”声音直到家门口。

在他儿时的记忆中,6岁那年,养父与邻居发生矛盾打架,事后有一天,他和比他大四五岁的那名邻居的儿子独自在河边玩,对方将尿撒在一个罐子里,逼他喝下。

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苦难童年:险被淹死,被逼喝尿,辍学守赌场

回忆往事,刘金心难掩悲痛。

“我不喝,他就打我,边打边骂我和养父。”刘金心噙着泪回忆称,“我坚决不喝,他就一直打我,我被逼无奈,最终喝下了那罐尿。”

回到家后,他躲进被子里放声大哭。这些年来,他一直将这份屈辱和愤懑装在心中,默默咽进肚子。

C、寄养期间冬天雪中打赤脚

在他6岁的记忆中,有一次养父犯案后,养母带着妹妹离家前往南充打工,后来养母与养父离了婚。

养母当年离家前,把他送到姑姑家,寄养在那里,“我家离姑姑家约有七八公里远,要坐车,还要乘船过一条河。”

他说,姑姑家是瓦房,砖砌的,姑父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只有姑姑和她儿子,比他大,姑姑家在大山深处,背后是一座大山,屋前一公里左右是一条河流。

记忆中,姑姑管教较严,如果地没扫干净,碗没洗干净,姑姑会用斑竹条子打他,“直到我跪地求饶。”

他哽咽着回忆说,“大山的冬天很冷,那时我衣着十分单薄,下雪天打着赤脚,如果能穿上一双凉鞋都是一种享受了。”

回忆此事,他摘下眼镜,抬头仰望天花板,眼圈通红,“我手脚长满了冻疮,有时用辣椒水来冲洗。”

听着儿子回忆凄楚童年,坐在一旁的母亲朱晓娟双眉紧皱,不时用手拭泪,暗自神伤。

D、爬棺材盖游泳掉水中险淹死

刘金心7岁那年开始上小学,学校在街上,那里离姑姑家有四五公里远,基本上全是乡村泥泞小道,每天上学放学都是走路。

童年的记忆中,最快乐的就是与小伙伴一起到河里游泳。有一次他和三四名小伙伴在河中耍水时,看到上游漂来一副棺材盖,漂到跟前时,年龄比他大一点的小伙伴把它拦了下来,胆大的爬了上去,“我也跟着爬上去,用双手使使抱着它,结果继续漂流时,棺材盖失衡翻了,我不慎掉进两米多深的深水区。”他说,当时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在水下胡乱狂抓,拼命挣扎着,后来不知啥原因竟漂浮了起来,“我呛了水,上岸后一直在倒水,差一点被淹死,回家后怕挨打,没有对姑姑说。”

E、14岁辍学帮人守赌场学会抽烟

在姑姑家呆了两年,小学二年级起,养母把他寄养在与姑姑家相距约4公里远的外婆家,但上学还是原来那所学校,只是路更远了一些,每天要翻山。

在那里读完小学二三年级后,养母何小平把他接到了南充城区,那时她已买了一套房子。

在学校他常遭同学冷嘲热讽,小学期间母亲给他换了4所学校,希望换个好的环境让他好好念书。

小学毕业后,他在当地一所民办学校读初中,那时学会了上网,有时甚至翻墙去泡网吧。

14岁那年,他无心学习,辍学了。

一天, 他和几名朋友来到四川广安武胜县某镇上玩,那里离外婆家较近。这时,他认识了社会上一帮人,“他们叫我去看守赌场,替老板望风。”他说,在那里每天有100元收入,还有小费,他学会了抽烟。

几个月后,那帮人又叫他去替人收保护费,对方报警后,其他人全跑掉了,他跑在最后,被警察抓了起来,在派出所蹲了一夜,因年龄太小,次日他被外婆接了回去。

回到南充后,他托朋友介绍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南充嘉陵区一家电子厂做插件,因年龄太小,他当学徒,一个月有300多元收入。

一个月后,他辞职了。

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火锅店当服务员。

两个月后,他在网上打游戏时认识了一名湖南女孩,“养母给我买了一张火车票,还给了我100元钱,我独自来到长沙,在她的介绍下学习足疗。”学完后分到广西柳州,每月有700多元工资。

他住的地方楼下是卖鱼的市场,有一天晚上他和同事在外吃饭,喝了点酒,回家时不慎踩到一条鱼,摔断锁骨,做了手术,住了10多天院,但至今留下了后遗症。

重庆保姆偷婴案母亲更换律师,向河南高院要DNA鉴定真相,儿子苦难童年:险被淹死,被逼喝尿,辍学守赌场

锁骨骨折,留下后遗症。

在柳州工作几个月后,老板因经营不善,足疗店倒闭。

在回四川南充的前一天晚上,他去上网,半夜时分睡着了,手机和钱包全部被偷,网吧老板报警后,他被民警送到柳州救助站,后来被转送到贵阳,再送到重庆,最后回到南充。

“那是我这些年来第一次来到重庆,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地道的重庆人。”刘金心说,2015年的一天,养母何小平把他拉到一边,悄悄告诉他说,“你不是我亲生的,你的亲生父母在重庆,但现在找不到他们了。”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原本就是重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