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在幼儿园受伤,家长追责后孩子反被“开除”?教育局已介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7-18 13:07

 本月初,四岁多的女孩悠悠(化名)在临桂道明幼儿园玩耍时磕破了头并流了血。事发后,园方和家长一起送孩子到医院治疗。悠悠的父亲张先生认为,幼儿园应对此事负责,并于7月15日去幼儿园讨说法,却被幼儿园告知孩子不能再来幼儿园了,张先生也被园方移出了家长群。

女童在幼儿园受伤,家长追责后孩子反被“开除”?教育局已介入

16日上午,悠悠(化名)的家长向记者展示孩子额头上的疤痕。首席记者高磊盈 摄

这到底怎么回事?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园方承认应负一定责任,但家长诉求园方无法满足,“开除”孩子一说主要因为家长对园方发表威胁性话语导致。

目前,临桂区教育局已介入此事。

1 四岁女孩在幼儿园摔倒后磕破头

16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张先生和悠悠。距离事发时间已经过了十来天,悠悠的额头上还是能看到明显的结痂疤痕。

张先生说,女儿在道明幼儿园读小班,后来他觉得孩子年龄偏大,就和园方沟通,把孩子放到了中班。7月4日,孩子刚到中班没几天,他就接到园方的电话,说孩子在幼儿园磕破了头。“我原本以为是小事,谁知道去医院看了一下,伤口还不小,肯定会留疤。”张先生说,他赶到医院时,孩子的裤子上还沾有血迹。医生称悠悠的额头上有一个约1厘米长、0.5厘米深的伤口。

悠悠到底是如何受伤的?张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一段事发时的视频显示,4日上午10点53分,悠悠和另一名小女孩在幼儿园的空地上抱在一起玩耍,期间有一名小男孩从两人旁边跑过,悠悠和另外一名女孩在男孩跑过后倒地,之后悠悠的额头磕在了旁边的台阶上,她摔倒后马上捂着额头坐了起来,周围的老师、家长和孩子们也迅速围了过去……由于视频比较模糊,难以判断男孩跑过时,和悠悠及玩伴是否有身体接触。

张先生说,从7月4日至7月15日,悠悠总共去了四次医院,前两次都有幼儿园的工作人员陪同并支付了相关费用,后两次换药是他自己送去的。张先生认为,孩子在幼儿园受伤,园方有责任,他一直和园方协商后续的赔偿问题,包括误工费、孩子的护理费等,但园方只愿意付给他1000元的营养费。

张先生表示,15日他再次和园方沟通,对方表示可以把孩子7月份的学费等费用退给他,但退了以后孩子就不能来幼儿园了。

“等于说是把孩子开除了。我们交了学费,他们说不让孩子读就不让读了?”张先生说,幼儿园的做法令他难以接受,之后他在家长群里发表了一些自己对于此事的看法,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被班主任移出了家长群。

2 园方:工作存在失误 已尽力协调补偿

16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长岛十六区小区内的道明幼儿园。悠悠磕破头的位置位于教学楼一楼的中厅,中厅有一处约10厘米深的下沉式活动区域,大小和一个篮球场差不多,区域四周的台阶虽然做了打磨处理,但并没有用软装包裹。

负责后勤工作的一名孙姓工作人员和悠悠的班主任陈老师接受了记者采访。陈老师告诉记者,7月4日是家长开放日,班里其他小朋友的家长都来了,但悠悠的家长却因为有事没来。当天上午有个环节需要孩子们走出教室活动,于是大家就来到了中厅的位置。她解释称,中厅台阶边缘本来做了包裹,但因为包裹凸起部分容易让孩子摔倒,园方就去掉了包裹做了打磨。

陈老师说,悠悠和另一个小女孩是好朋友,所以当天就在中厅转圈玩。之后悠悠摔倒在地,虽然当时有几位老师都在旁边,但没能及时阻止意外发生,陈老师称对此感到非常抱歉。

孙姓工作人员表示,孩子摔倒纯属意外,园方马上有工作人员到现场处理,医务人员很快给孩子止了血,并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联系了家长,也在家长的要求下把孩子从桂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转到了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包扎处理,支付了1000多元的医药费用。15日,家长来幼儿园内协商时,园方也支付了对方1000元的营养费,并退还了7月份的学费。目前,园方已经为此事支付了3000多元,家长提出的高达5000元的误工费等费用确实让园方难以接受。

孙姓工作人员表示,孩子在幼儿园有个磕磕碰碰实属正常,悠悠额头磕破这件事园方也有一定的责任,事发后园方多次向家长表达了歉意,也尽全力做了应该做的事,但张先生在和园方沟通的时候,多次用威胁性的言语相对,让幼儿园的老师感到压力很大,再加上园方一直希望悠悠读小班而家长却执意让孩子读中班,所以园方退还了7月份的学费,希望张先生选择其他幼儿园。

班主任陈老师告诉记者,那天他看到张先生在家长群里发表一些言论,对其他不了解实情的家长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才将他移出了家长群,不过,事后她也私下通过微信和张先生进行了沟通。

孙姓工作人员表示,鉴于目前双方沟通无果,园方建议张先生能够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3 临桂教育局已介入此事

记者了解到,15日下午,在和幼儿园协商未果后,张先生将此事投诉到了临桂区教育局。16日上午,临桂区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和校园安全办的两名工作人员曾到道明幼儿园进行协调调查。

16日下午,基础教育科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天上午他们在幼儿园除了要求幼儿园继续和家长做好沟通、积极解决此事外,也要求幼儿园对园区内存在的安全隐患进行改进。“比如说进大门的阶梯棱角比较尖锐,我们要求他们改进。”该名工作人员表示。

至于幼儿园“开除”悠悠一说,工作人员说,他们并未听幼儿园说要开除孩子,不过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的范畴,家长和园方都有选择权。

16日下午,张先生联系记者称,当天上午他接到临桂区教育局校园安全办公室工作人员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幼儿园愿意和他再次协调此事,但下午他主动联系园方,对方却在电话中称,会让园方的律师联系他协调此事。

张先生说,他目前也在收集和整理相关证据材料,准备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权益。他表示,自己在与园方协调时确实说了一些气话,但那是在得知园方不愿再让孩子继续读书以后才说的。他说,无论以后孩子在哪读书,他希望有关部门和幼儿园能重视此事,对幼儿园安全隐患进行整改,防止类似事故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