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

作者: admin 分类: 科技 发布时间: 2019-07-10 13:35

 1957年的一个深夜,在西安城西的梁家庄附近,一队考古学家仍在忙碌的工作着。即使十分劳累,但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压抑不住的兴奋,因为迄今为止,保存最完整、等级规格最高的隋代墓葬马上就要揭开真容。

 

随着墓葬大门的打开,230多件精致的陪葬品穿越千年的光阴,出现在大家面前,陪葬品的奢华程度甚至超过了隋代的两位帝王: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而在墓葬的最深处,静静地躺着一具巧夺天工的仿宫殿式石椁。上边最醒目的位置写着骇人的四个字:

 

开者即死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奇怪的还不止这一点,一般的石棺,为了能同时装下遗体和大量陪葬品,四、五米的长度是基本,可这件石棺,却只有不到三米长。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很快,这些疑问就被石椁旁边的一方墓志解开了——墓志的盖子上阳刻篆书“隋左光禄大夫女墓志”9个字,原来这个墓葬的主人,是一个小女孩儿。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隋左光禄大夫女墓志”

 

墓志的内部刻有楷书铭文,虽然仅有370个字,却字字泣血,讲述了墓葬主人李静训的生平,以及她去世之后,至亲的悲切与思念: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根据墓志我们得知,李静训是一个早夭的女孩,去世时仅9岁,李静训字小孩,从这个称呼,就足见长辈对她的喜爱。铭文以“共知泡幻,何嗟寿夭”绝笔,即使过了1400多年,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份悲痛。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在开棺前,还有一个小插曲:面对“开者即死”的诅咒,考古专家笑着说了句“童言无忌”,打开了棺盖。

小姑娘的骨骸,仍像千年前一样,乖巧的躺在里面,小手抱在胸前,指头上戴着银指套,周身围绕着各种珠宝。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开棺时影像

 

根据墓志铭所说,李静训是隋左光禄大夫李敏的第4个女儿,可爱活泼,一直被养在外婆杨丽华身边。

 

这就能理解为什么她的墓葬如此奢华了,因为这个杨丽华可不是个普通人,除了武则天,中国历史上估计没有几个女人能和她匹敌——她的爸爸(隋文帝杨坚)、弟弟(隋炀帝杨广)、丈夫(北周宣帝宇文赟)全都是皇帝!

 

杨丽华对这个外孙女极其溺爱,不仅忍着悲伤亲自安排了葬礼,写下了那段感染众人的墓志铭,或许正是这份亲情感动了上天,让李静训的墓葬完好无损的保存了1400年没有被人打扰,也将那些繁复精美的珠宝带到了世人的面前。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在李静训的墓葬里,镇墓兽、仕女俑、武士俑等陶俑共有68件。可能是外婆觉得孩子太小,怕到另外一个世界没人服侍,所以从出行到梳妆都安排得妥妥的: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杯子、水壶等日常器皿更是不用说,甚至小孩最爱的核桃,都用瓷罐储藏起来。而且在器皿的选择上,外婆也是花了心思的,不仅个个精致,而且材质丰富: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白瓷鸡首壶、白瓷双腹龙柄传瓶,目前都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左边的是金扣玉盏,采用极品羊脂玉雕琢而成,完美无瑕;右边是高足金杯。两个杯子都很小,只有4、5厘米高,应该是李静训用来过家家的玩具。(别人家的玩具)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堪比今日工艺的绿玻璃瓶,在当时价值更甚黄金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至于随身佩戴的珠宝,外婆挑选得更为仔细。李静训的墓里有一对嵌珍珠宝石的金手镯,制作精巧并有活扣,而且玲珑可爱,一看就是小姑娘戴的。

 

作为鲜卑贵女,金冠自然是不能少的。李静训的金冠制作得极其繁复,还是适合小姑娘的“蝶恋花”造型,花枝上缀着用金箔、银箔剪成的五瓣花朵,花蕊中嵌有珍珠。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尺寸比较迷你,适合孩子使用。不过设计却毫不马虎,运用了捶揲、拉丝、编织、錾刻、镶嵌等各种工艺。

 

在李静训的所有首饰里,以一件金项链最为著名。即使到了现在,这条项链仍然令人惊叹: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项链的链身是由28颗嵌小珍珠的金球组成,上端有个扣纽。链的下端,居中为一个大圆金饰,上面镶嵌一块晶莹的鸡血石,在鸡血石四周嵌有24颗珍珠。这块鸡血石纯净晶莹,虽在地下埋了千余年仍然鲜艳如新,光洁明亮。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最下挂一心形金饰,上面镶嵌一块长3.1厘米,极为罕见的青金石。鲜红的鸡血石、宝蓝的青金石、洁白的珍珠,在纯金的烘托下,交相辉映、雍容华贵。

写着“开者即死”的棺木里,葬着一位早夭的少女,她的陪葬超过皇帝……

 

 

青金石上还刻了一只鹿

 

现在想来,“开者即死”这四个字与其说是对盗墓者的诅咒,不如说是一个肝肠寸断的外婆,对早夭的外孙女最后的牵挂。